安徽长安网-贝搏体育

| |
长安网群:
 
安徽长安网贝搏体育首页>> 政法文化>>  
政法文化
“拐棍”孙老太离婚记
稿件来源: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:2022-08-10 16:31:56

山南镇的孙老太走到哪都带着那根棍。

棍子两米多高,已经被盘得包了浆,看不出来是什么木头了。孙老太不识字,有天不知从哪听了一句:讲话要有证据。从此她便记住了,无论寒冬酷暑、穿街走巷,都带着那根棍。民政局、派出所、村委会,甚至在公交车上,她到处把这根“证据”比给人看,开头永远是那句:“他当年就是用这棍打我的……”

大家对孙老太很是同情,私下也经常议论,她老伴老张头瘦瘦小小一米七都不到,究竟是怎么抄起这根两米多的棍子打人的?

大家解决不了她的问题,就好心陪她聊聊天,可谁愿意和她搭话,她便三翻四次地来找,时间久了,同样的故事听了几百遍,还经常被耽误工作,大家就开始为难了。

民政局的姑娘急得快哭了:“老人家,您老伴不来,我们没办法帮您办离婚。”

村干部也愁得不行:“村委会真不管发离婚证,分地分户也是有流程的,您不能让我们违法呀。”

村书记挠了挠头,目光落在了大厅挂着的网格法官进社区的牌子上。

“要不,您去山南法庭问问?”

于是,孙老太抄着棍子风风火火进了法庭。

保安远远地见到孙老太举着棍子,赶紧迎上前扶住她,顺势接过棍子放在安检室,带着孙老太来到庭长柏化的办公室。

孙老太跟柏化唠了一下午,才唠到她和老张头结婚第三年。

柏化笑着摇头,这么听下去不是办法。“老太太,要求离婚和分财产都是你的权利,但既然到了法庭,咱就得按流程来,走,我带你去村里,给你找法律援助。”

通过“四员一律”平台,工作人员很快就为孙老太找到了法律援助律师。孙老太起诉老张头的离婚纠纷也在山南法庭正式立案。孙老太拿着受理通知书,感觉这次有了希望。

“走,约老张头去村委会,见面聊聊。”收案后,柏化立刻着手开展调解工作。

村委会办公室里,孙老太和老张头大半辈子的夫妻,现在连同坐一桌都不愿意。

孙老太举着棍喋喋不休,老张头坐对面闷不做声,被说急了就要回家。

柏化皱起了眉头,这么聊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“改变作战计划,背靠背调解,去张大爷家坐坐。”

到了家,老张头才放松下来,瞪着眼睛嚷嚷:“两米多的棍,我又不是孙悟空!我要有那本事,当年还能被她追着打得满街跑?”

孙说孙有理,张说张有理,两个人的故事没有丝毫相似之处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法官助理刘蕙芸边记录边感叹,见过离谱的,没见过这么离谱的。

柏化笑着说:“过往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解决好眼下的问题。”

“她要离我同意,但是房子和地都有孩子的份,得听孩子的意见。”一番劝导下来,老张头亮出了底牌。

调解过程自然是艰难,几个儿女不在一个城市,家庭矛盾剪不断理还乱,电话打了几十个,面谈也约了好几回,终于在多轮的拉锯和协商后,“倔老头”和“犟老太”达成了一致意见。

约在村委会签协议这天,老张头没有说话,默默地一笔一画认真签上了名字。孙老太拿着协议先是抹眼泪,然后小声啜泣,最后直接哭出声来。气势汹汹和絮絮叨叨的场面大家见惯了,这样的孙老太倒是让人有点不习惯,端茶倒水忙活半天,终于陪着她把名字歪歪扭扭地签上了。半辈子的争吵,终于心平气和地画上了句号。

末了,村书记从口袋摸出一支烟递过来:“还是你们有办法,几十年的家庭恩怨,半个月就让你们化解了。”

柏化摆摆手,笑着没说话。

临走,孙老太说把棍送给大家,做个纪念。

她终于放下了棍,放下了前半生的所有怨恨。

(责任编辑:孙天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