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长安网-贝搏体育

| |
长安网群:
 
>> 政法文化>>  
政法文化
战疫面孔
稿件来源: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:2022-04-13 17:27:51

引子:3月下旬,淮南市发现新冠疫情确诊病例,随后疫情快速蔓延。危急时刻,八公山区公安机关全力以赴、勇毅前行,在责任与爱的接力传递下,切实守护起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。 

战疫面孔之一:朱彬 阵痛

山王派出所民警朱彬的名字里带了一个“彬”字,相应的,他说话办事也是文质彬彬,即便在面对急难险重的警情时也不会乱了方寸。可从三月下旬开始,朱彬便一直生活在阵痛当中,每天都需要自我情绪管理,原因有三。

首先是新冠疫情正面来袭,全市进入战时状态。朱彬所在的辖区毗邻封控区,外防输入的压力非常大。因此,所里分成两班,不仅要日以继夜地把守在淮凤路等主要卡点上,还得夜以继日对那些农村地区的小路开展巡逻,防止封控区的人员流入。因此,别说生活没了规律,就连睡眠也是一种奢侈。

其次是朱彬的牙龈上长了颗智齿,原本打算到医院拔了。但疫情开始后,口腔科停诊,朱彬便不得不与牙痛作斗争。牙痛和疫情一样神出鬼没,有时相安无事,有时突然狠狠挑拨一下神经,痛得人六神无主。辖区落实出行管控措施后,少数居民对政策理解不到位,与管控人员发生纠纷。朱彬便不得不咬紧腮帮,耐心做调解工作。好不容易说通了、教育了,大伙儿的气也都顺了,朱彬才得空吞一粒甲硝唑,苦笑着和同事打趣:这颗智齿可比人要不讲理多了。

最后,朱彬已经三七二一天没有回到合肥的家中。第一周他留在所里办案,忙得回不去;第二周安徽其他地市有偶发病例,朱彬只想等缓和再说;第三周,新冠疫情正面冲击淮南,朱彬便忘我地投入到了抗疫斗争中。可这样却辛苦了合肥家中的母亲、媳妇和两岁半儿子。夜深人静,牙痛和思乡之痛一同袭来,折磨得朱彬辗转反侧。他便会在警车、在执勤点、在所里的备勤室里仰望夜空,慢慢平复这种阵痛。

是啊,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。同样历经阵痛的,不只是朱彬和他的派出所战友们,也有政府人员、医务人员、社区干部以及三百多万淮南百姓,所有人一边咬紧牙关,一边孜孜奋斗,只等抗疫胜利那一天的到来!

战疫面孔之二:吴佳琪 分别是为了更好的团圆

吴佳琪的婚礼安排在六月中旬,这也就意味着,婚前的各种准备工作也进入了攻坚期:新家的软装还没进场、婚庆的方案还没敲定、亲友的喜帖还没发出……一切幸福的纷繁,在疫情面前,突然被摁下了暂停键。

疫情开始后,八公山公安分局迅速担负起疫情流调工作,组建了由刑警大队、经侦大队等侦查实战部门为主体的流调工作组。由于精通数据梳理、做事也细致,吴佳琪与周德民被任命为流调工作组内勤。

内勤是流调工作的大脑。一方面接收协查函后,经过初步核查派送给流调员开展具体工作;另一方面汇总各项流调结果,报送疫情防控指挥部采取后续隔离转运措施。此外,流调内勤还要着眼于全区防疫工作大局,提出意见和建议,协助疫情防控指挥部做出下一步决策。

和办理刑事案件一样,吴佳琪和周德民迅速进入工作状态,对于病毒传播路径的溯源,也像是一场对于犯罪分子的追踪,只求能在处置中能够再快一秒,再准一分。不觉间,夜幕降临,流调大厅灯火通明,为核查数据的日结日清做最后冲刺;又在不觉间,朝阳初升,忙了一夜的吴佳琪和战友们接收了新一批的协查函,投入到了新一天的战斗中。

只有在吃饭这样的工作间隙,吴佳琪会才想起:在医院工作的未婚妻也同样战斗在抗疫一线。他点开未婚妻的朋友圈,为她每一条动态点赞,并在心中默默期许,这短暂的分别,是为了早日战胜疫情,实现更好的团圆。

战疫面孔之三:孙紫悦 小管家

孙紫悦是八公山派出所的95后,也是唯一一名女警。平日里,她是派出所的开心果,是老警们关心呵护的小姑娘。

疫情开始后,所里男同志们都上了抗疫一线:隔离转运、流调溯源、核酸检测点安保,还有日常的接处警工作。孙紫悦也想到防疫一线工作,却被所长刘桂斌要求留在所里看“家”。

孙紫悦说所长是大男子主义,瞧不上女同志。

刘桂斌正色道:“小孙,你是派出所的管家,承担着派出所的内部疫情防控,守卫全所民警、辅警的安全健康。但凡有什么疏漏,被病毒钻了空子,派出所就集体‘阵亡了’。”

孙紫悦这才明白自己责任重大。她立即学习内部防控各项要求,制作了相应的日常消杀、人员接待、医疗废物处置等一套规章和表格。弄不懂的问题,孙紫悦便会打电话咨询在医院工作的妈妈。孙妈妈是院感防控方面的专家,远程指导女儿把派出所内部防控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滴水不漏。

白天,八公山派出所的大院里悄无声息。同志们都在一线抗疫,只留孙紫悦一个人在所里。平日在家从不做家务的孙紫悦此刻也背起消毒喷桶,将所里内外消杀一遍,边边拐拐无一遗漏。临近中午,她又来到厨房,既向阿姨学习煎煮烹炸,也指导阿姨搭配好荤素。孙紫悦常常打趣男警们“过劳肥”,要多吃蔬菜少烧肉。但疫情开始后,为了增强大家体质,孙紫悦又敦促大家多吃肉,多补充优质的蛋白质。

终于到了中午,战友们陆续返回所里准备填饱肚子。“等等!”孙紫悦又变成了“拦路虎”,非要大家在进所前,把废弃的医疗防护用品全部脱去,然后从头到脚消杀一通后才放行。孙紫悦是个急性子,平日说话口无遮掩,谁要是在个人防护上偷懒,就会被她一顿“狠批”。但也正是这种“零容忍”的态度,确保了派出所内部防控的绝对安全。

由于高强度、长时间奋战在防疫一线,派出所民警、辅警不仅体力透支,心理也承担了很大压力。于是,由孙紫悦在派出所露天大院里举行“茶话会”,在保持安全距离的前提下,大伙儿有人说笑,有人吐槽,也有人唱歌、拍抖音,不觉间神经也没那么紧绷了。

孙紫悦的家在合肥市,此轮疫情反弹后,她已经连续三个多星期没有回家。此刻更是到了抗疫最“吃紧”的关头。夜深人静,在医院工作的父母也稍稍闲下来,孙紫悦这才会给他们打电话。电话接通的瞬间,孙紫悦才会从所里“小管家”,蜕变回成爸爸妈妈眼中那个越来越独立、越来越美丽的女儿。

战疫面孔之四:许鹏 寒夜尽头的暖阳

许鹏是毕家岗派出所的民警。战疫之初,派出所近半数同志因家住封控区内,无法上岗,许鹏身上的担子自然数倍于往常,特别是在执行隔离转运工作时,往往是彻夜的不眠不休。

4月6日夜,许鹏接到防疫指挥部指令,要求他和所里的辅警王奥运配合卫健委医护同志立即转运4名密接人员。由于4人分散在全区不同区域,且位置都很偏远,别说是卫健委的同志,就连派出所的民警在短时间都很难摸清具体位置。

指令就是命令!多耽搁一分钟,就可能增加一分病毒传播的风险。许鹏一边与流调组保持联系,尽可能精确上述人员的住址和联系电话,一边在脑海里规划隔离转运路线,力求在最短时间完成任务。

到了凌晨四点,3名密接人员已经陆续被隔离转运,只剩下孔集村的一位老大娘还待转运。此时,天降浓雾,路面能见度不足10米,为了行车安全,许鹏让卫健委的同志将救护车停在村口,自己和辅警王奥运先进入村内,摸清老大娘家所在的位置。

进村以后,许鹏才发现道路盘根错节,经常钻进死胡同。再加上手机信号时断时续,与老大娘的联系无法畅通,两人兜兜转转了半小时却还是一无所获。夜里的温度虽低,但隔离服里的许鹏已经沁出一脑门的汗。

正发愁时,有人突然从后面“喂”了一声。回头细看,原来那位待转运的老大娘正坐在空地的石磨上,身边还放着一对拐杖。再细问,老大娘接到隔离转运电话后,为了家人的安全,便一个人出了屋,在夜里独自等候了3个多小时。

许鹏立即抱歉说他们来晚了,让老大娘在夜里受冻受累。说着还要上前搀扶老大娘。老大娘连忙摆手说不用,接着便拄着双拐,颤巍巍地站起了身……

清晨六点半,老大娘被平安送进了隔离点。完成一夜任务的许鹏和王奥运也打着哈欠,开车回毕家岗派出所。二通路上,浓雾渐渐散去,朝阳照在一大片油菜花地上,明艳而热情。许鹏用余光瞥着这片油菜花地,历经寒夜的身心也慢慢升起了些许的暖意。(米可)

(责任编辑:孙天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