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长安网-贝搏体育

| |
长安网群:
 
>> 战“疫”进行时>>  
战“疫”进行时
他们日夜奋战在隔离点
稿件来源:安徽长安网 发布时间:2022-05-31 16:01:04

、今年3月下旬以来,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袭击安徽省淮南市。淮南市两级法院闻令而动,迅速投身疫情防控一线,26名干警向险而行,进驻隔离点,勇挑重担。他们中,有身先士卒的党员,有保持军人本色的法警,更有年轻的“00后”,关键时刻,他们彰显了法院干警的担当与奉献。

“准新郎”一马当先

4月12日一大早,在安徽省凤台县108宾馆集中隔离点,凤台县人民法院干警陶乐乐穿好防护服,背上清洁消毒工具,开始对隔离点的外部环境进行全面消杀。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疫情,陶乐乐这时候应该在迎娶新娘的路上。

凤台县突然暴发疫情。3月28日,凤台法院副院长赵连杰带领高华喜、王鼐鼎、齐政3名干警作为第一梯队,迅速入驻108宾馆集中隔离点,为安置隔离人员做准备。由于时间仓促,隔离人员到达后,工作人员明显不足。正在筹备婚礼的陶乐乐得知隔离点急需援手,决定将婚礼延期,主动请缨到隔离点参加抗疫工作。这一决定得到了未婚妻的支持。

“我们都知道陶乐乐4月要结婚,院党组明确不让他来,但他主动向我申请了好几次,小伙子真不错。”赵连杰说。

4月1日,陶乐乐来到隔离点后,主要负责清洁消杀工作,每天两次对隔离点外部环境进行全面消杀,及时做好消毒记录;按规定时间、流程做好医疗废弃物、污染区生活垃圾的密封消毒、集中处理,及时联系清运,并对消杀、垃圾转运详细情况进行登记,确保隔离点的清洁安全。

为严防隔离点疫情传播风险,干警们需要24小时值班,组织好隔离人员的日常体温检测和核酸检测工作,全面保障隔离人员的餐食、饮水、防护用品等。宾馆里还隔离着部分学生,为消除他们的负面情绪和不适应,干警们经常在微信群里疏导安抚学生们的情绪,引导他们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。

看到一拨又一拨群众解除隔离安全回家,陶乐乐心里格外欣慰。他向未婚妻承诺:“待疫情结束,我一定要给你办一场最美的婚礼。”

退役军人转战三个隔离点

“在部队,哪里有危险就要冲向哪里,现在也一样,我是退伍军人,让我去危险的地方。”田家庵区人民法院法警陈家港得知隔离点急需工作人员时,主动请缨去一线。

初到隔离点的陈家港迎来了重要任务,一名阳性病例需要转运。转运工作风险大,陈家港毫不犹豫投身工作。面对情绪低落的患者,陈家港耐心安慰,悉心照料。完成转运任务后又及时对车辆等进行消毒。一趟闭环转运工作下来,就是五六个小时。

“你说一点不害怕也是假的,但是危险的时候总要有人上,作为一名党员和一名退役军人,时刻保持军人本色,关键时刻就要发挥先锋作用。”陈家港说。隔离点有时一天接收多批隔离人员,陈家港常常通宵工作,累了就在地上铺上纸板躺一下,休息片刻继续投入工作。

随着隔离人员越来越多,有人产生烦躁、焦虑的情绪。一天夜里,一位阿姨因轻度抑郁未服药物,加之隔离导致情绪崩溃,产生轻生的念头。陈家港得知消息后,立刻赶去,安抚阿姨紧张的情绪,倾听她诉说苦衷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交谈,舒缓了阿姨的情绪。陈家港与她家人取得联系,了解其生活习惯,每日督促她服药,进行心理疏导。

此后,陈家港和同事密切关注一些消极悲观的隔离人员,积极为他们提供帮助,着力缓解他们的焦虑情绪,帮助他们提振信心。

陈家港在两个隔离点完成任务后,又申请去第三个隔离点工作。

“今天,淮南新增阳性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全部清零。”5月3日,已经在隔离点连续奋战了36天的陈家港在日记上写道,“加油,淮南明天会更好。”

8名干警守护一栋楼

随着疫情的发展,淮南市谢李井职工宿舍楼被紧急改造成集中隔离点,接收阳性病例的密接者。就在隔离点附近的谢家集区人民法院干警责无旁贷挑起重任。4月4日, 8名干警组成突击队,进驻隔离点,开启了为期22天的防疫工作。

信息登记、生活保障、环境消杀、垃圾清运、安全保卫,是8名干警在隔离点的主要职责。干警朱龙每天背负40余斤重的喷雾器,对整栋宿舍楼的门口、把手、走廊、地面、墙面、楼梯及垃圾临时存放点等进行全方位无死角消杀。隔离服密闭性极强,长时间工作连正常呼吸都很困难。连续工作8个小时,贴身衣服被汗水浸透,朱龙筋疲力尽,有时躺在地上就睡着了。

干警张继岭负责隔离点的物资配送工作,同时还负责解答微信群中隔离人员提出的问题,每一条信息他都仔细回复。有一天,一位大爷在微信群里告知他,其每日需要注射的胰岛素已经用完,但家人因为疫情防控原因没有买到胰岛素,导致当天还没有注射。张继岭了解情况后,立刻打电话给住在田家庵区的妻子。她跑了5家药店,终于买到药物并送到隔离点。

“每次看到隔离人员在微信群中对我们说‘辛苦了,谢谢’,我们都感到无比欣慰。”谢家集区法院法警大队大队长高泗光说,“经过22天的共同努力,整栋楼223名隔离人员没有出现一例感染者,我们的工作体现出了价值。”

“00后”“疫线”成长

“小田,来隔离人员了,过来接车登记。”

“小田,送一下隔离人员的午餐。”

……

在田家庵区一处隔离点,经常有人亲切地喊“小田”,总能得到清脆地应答:“好嘞 ,来了。”

小田名叫田世龙,是田家庵区人民法院一名法警,2001年出生的他是隔离点年龄最小的工作人员,做事勤奋、踏实。接收隔离人员时,常常不分白天黑夜,需要立即登记人员信息,引导人员入住,发放物资。田世龙穿着厚实的防护服,一整套流程下来早已汗流浃背,喘不过气来。平常,田世龙从不闲着,给隔离房间消杀、清洁,为隔离人员测量体温,送餐送物资,维护隔离点秩序,转运阳性病例去定点医院。有同事调侃道:小田是看不见“人影”的人,因为太忙了。这时候,小田总会腼腆地笑笑。

小田面庞上还挂着稚气,但他对隔离人员却很细心。一名才一岁多的孩子,其父母检出阳性,被紧急转运至医院治疗后,孩子就和奶奶在一起。田世龙格外照顾这个孩子,每天关心孩子的奶粉和尿不湿够不够用,配餐前备注上宝宝不能吃辣,要清淡的儿童餐;收集到一些小玩具后,总是经仔细消毒后再送给孩子玩。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,一天夜里,隔离点又出现新的阳性病例需要转运,孩子竟然也在转运名单中。田世龙既心疼又担忧,孩子的奶奶尚未感染,不需要转运。孩子这么小,就要独自前往医院吗?他向同事和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说出顾虑后,大家纷纷觉得不该让孩子独自去医院。

田世龙耐心地向孩子的奶奶说明情况,分析利弊,安抚情绪。奶奶表示,愿意陪孙子去医院。转运路上,看着孩子在奶奶的怀抱中睡得香甜,田世龙心里十分欣慰。

随着淮南疫情的逐渐好转,5月3日,田世龙和同事送走了最后一批隔离人员,隔离点撤销。田世龙为期一个多月的工作也结束了。“只要有需要,我还会冲锋在前!”这位“00后”坚定地说。(石兴辉 程丹丹)

(责任编辑:孙天艺)